做作、矫情在口语中被与时俱进为“文艺腔”,说某人全家都是文艺腔近于问候别人全家,有种文人的恶毒。事实上,根植于自卑自恋交缠的文艺腔,从没有像今天一样恣意蔓延。
        文艺腔是青春期并发症,有点像甲型HINI流感,性格温和而肆意蔓延。每个人在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纪,都曾中过它的毒,或多或少为了那些难以名状的忧郁和哀愁,文艺腔过。